便當盒  

我在辦公室生活的最後半年,每週都會有一至兩天搭計程車回家做飯。通勤十多年,從早期的淡水、如今的五股,單程移動到台北都要近一個半鐘頭。體力終究還是輸給了年紀。

下班後,可以一個人安靜或和室友慢食(不考慮收拾善後),而不是匆匆外食後再不耐的枯等公車回家,讓我覺得很抒壓。在家接案,除非趕稿不及,幾乎天天下廚,身體循環變好,因免疫系統崩解所致的陳年皮膚疹也獲得改善。

懷孕之後,我就常想,如果我還在辦公室,現在會是如何(包含便當之外的種種)?想著想著,就對上班族媽媽肅然致敬起來,對眼下的一切滿懷感恩。

何時開始,臉書上的「便當文」比例悄悄竄升,從單身上班族小確幸、戀人的滋味、丈夫幫太太記事的料理相簿、職業婦女給孩子、老公的便當菜……。

而關於家庭新成員的加入,連帶影響兩人世界的工作與生活,「家中經濟結構」甚或誰的前世情人的「虛擬的情感第三者」,都可能成為丈量愛情與親情的尺規。我也不經意潛水觀察著。

誰無掛心事,家家有本經,臉書只是生活的截面,可能是日常瑣碎中極細微的其一,或千頭萬緒中一時解不開的一條線頭。

我在室友開始帶便當的某個料理瞬間忽然發現:不是才剛吵過架,怎還惦記著要不要為他再多炒一盤菜,而他會以收拾廚房、清潔碗盤友善回應;即使沒睡飽,還是 想早起提醒他帶便當,再一起下樓,各自上班、吃早餐,只是覺得「這樣感覺還滿好的」;睡前因為遲遲沒去報名「媽媽瑜珈」被惡唸臭臉,覺得枕邊人超級囉唆, 待看他呼呼睡去倒也覺得可愛。

類似的芝麻小事充斥日常多到數不清,歸類在「愛情」,我覺得並無不妥;親情與愛情本質本來就不衝突,在模糊界線的兩端,哪邊開心就放哪邊吧(加法或減法的數學問題)!

 

 

 

 

【後記】


荳牛式系列是動物孕期進入蜜月時的一點生活隨寫。 

五六月每月接案二至三篇餐桌文,潤筆了近十萬字的書稿,餘暇的寫字紀錄。

篇篇數著時差。 

此篇有感而發來自一位告別辦公室、已全職媽媽三年的朋友。 

當孩子即將就學,家中經濟擔子加重,

在只有孩子的世界的她,開始對是否重返職場感到焦慮; 

先生在高壓窄道中尋找出口,亦無暇分擔家務,兩人爭執愈加頻繁,

在她黯淡且絕望的字裡行間,看見親情與愛情的拔河。 

行文於此,希望每個人都能珍惜彼此的付出,

儘管只是日常的芝麻綠豆皆來自愛的基礎, 

更重要的是,永遠不要失去認真生活的熱情 ^^

  

 

    全站熱搜

    動物管理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