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集番外傳|初戀張學友.jpg      

我和張學友是在學校操場認識的。放學時走在校門前以大樹為圓心的環狀小路上,他說:「運動會的時候,我們班的隊伍在你們班的隔壁。」這是他和我說的第一句話。

那年夏天的體育課,同學說我跑起來像飛一樣,推派我出賽女子一千六的賽跑,沒想到老是「壘田」的我居然進了決賽。決賽當天我看見場上大半是學校的田徑隊,就知道大事不妙,預感成真便一路墊後。場邊傳來「跑最後的那位加油」,是他對我說的第二句話。

後來我發現我們上下公車只差一站,經常在公車上遇見,下車後他會過來和我攀談幾句。那天,他在下車時塞給我一封信,裡面寫著他的個人檔案,問我可不可以當他女友,還附上了張學友〈一路上有你〉的完整歌詞。

˙

兩人交往後,除了唯一一次我去他的教室教他二元一次方程式的單獨相處之外,同搭一班車、同走一段路,是我們始終的約會方式。有時一連好幾天沒遇上,他會偕同班上幾個同學送信到我教室門外的走廊。

這麼暗地交往是因為學校禁止談戀愛,班上導師更是反對,幾次他出現在我教室走廊,我都說他是我的表哥。一次我們在公車上並坐著,車子突然停電剎車,他悄悄的把他的手搭在我的手上,那是我們唯一一次也最近離的接觸。

兩個人在一起的時光,聊了許多張學友,他是張學友迷,張張唱片都有,甚至把制服上的名字繡成「張學友」,被教官記了支警告。只要一連幾天後才見到他,他總是一副疲態,淡淡的說著自己被父親體罰,把紅色水彩抹在身上假裝傷痕,父親就會手下留情。我常理不清傷的真假,表皮的傷和心裡的傷都是。

˙

慢慢的,我們即使在車站遇到也不見得會搭同一班車回家,因為在遇見他之前,我身邊一直有一位一起上放學的女同學作伴,她只能搭固定路線的公車,若是另一種車班先到,張學友就會問我要不要和他一起先走,我總希望能再等等,三個人可以一起走。

後來他便不再問我,轉而說他要陪一位學姐搭車,他說和學姐是舊識,學姐常在公車上遭人騷擾,他有義務保護她。不多久,我在一個午餐時間收到他差人送來的信,心裡便覺奇怪,他怎麼沒來。我默默的走去洗手間,關在廁所裡把信拆開,邊看邊哭。他用張學友的歌名組成一串串的句子,說他是愛情的騙徒,說他和學姐在一起了,他要為她負責,說他和我如有機會重來他會好好珍惜。不忘附上〈你給我的愛最多〉的完整歌詞。

˙

失戀之後,我常倚靠在二樓教室走廊的圍欄上,時而往一樓草坪看,時而望向對面的工科大樓很久很久以後,我們還見過幾次,都是路上的不期而遇;很久很久以後,我有時還會想起,張學友過得好不好?更仔細想,便覺得這短暫的初戀完全來不及讓我們真正認識彼此,我好像從未了解過他,來去像一陣風,拂過手背的溫度卻永遠刻在心底。

˙

那是高一下學期,初夏荷花時期的愛情,夏天就要結束時畫下的句點。

 

 

張學友 

你給我的愛最多


作詞:黃慶元
作曲:米米Club

目送你離開 有無限感慨 對你的思念 永遠不會更改
花若不再開 夜將會無奈 若是沒有你的愛 我會日夜期待

不懂說天長地久 不懂說為我停留
在這寒冷的風中 望著模糊的笑容 我心已隨你走
不懂如何說出口 不懂如何表白自我
即使在多年以後 你若還會記得我 我將不再讓你離開我

一生之中 真心真意最難得 回憶裡總是你最多
是情是愛 是緣是痛 永遠都長留在我心中
其實你 而只有你 留給我的愛最多

 

    全站熱搜

    動物管理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