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人新視野icon

文/洪玉盈;圖/國藝會(點選上方大圖可收看全文原址)

「繼莎士比亞後四百年來,英國劇作家斷層不是很嚴重嗎?正因為創作人才是不穩定的,所以更需要穩定的制度。」表演類評審王嘉明一語貫穿新人新視野專案的精神核心。

新人新視野專案自2008年開辦以來,已補助導演、編舞者、作曲者,共42位甫出校門五年內的新銳創作者,提供製作經費、演出舞台、宣傳、行政與技術的統籌;八年來,機制與形式幾經變革,補助金額自每人15萬提高至50萬,件數從每類七至八件減為二至三件;演出舞台自實驗劇場、文山小劇場至松山文創園區LAB創意實驗室,並新增外縣市三地巡演。

王嘉明認為新人新視野提供資金與舞台,使創作者免去諸多行政關卡專心創作的立意固然好,然而諸如找資金敲場地的雜事與作品呈現往往是一體相連,成團之後能否兼顧細瑣且持續創作更需要的是熱情:「許多人後來都不再創作了,我認為那和環境無關,主要是衝勁。」

在王嘉明評選的過程中,題材的趣味性是主要直覺,而他記憶所及中,多數入選的作品,趣味是有,但執行力多半不足,概念多留在腦袋無以從肢體中展現,他認為概念與呈現難免有閃過之處,但執行力本身即是一種力道,他特別提及2013年以劇作《Dear all》入選的李銘宸,其元素看似鬆散,於結構和時間卻十足掌握,讓他覺得十分帶勁。然而,對王嘉明來說,創作這檔事,涉及的面向太廣,是很難給建議的:「每個人鋪陳時間的方式不同,再則,光是文字的深意就各有領會,何況空間、動作、音樂、身體的質料等等,涉及的層面太多了。」

創作者於題材及形式上的表現,多寡受社會氛圍所影響,談及「新舊」,王嘉明拋出了「非線性」的觀點思維:「『新』這件事關乎到『線性』,對我來說,創作中的線性因素並不那麼重要,『新人新視野』不管是年紀或觀點都不是重點。」;他也認為「想不想做」遠比求新來得重要,一昧的求新反而老套:「新的概念對我來說太舊了!我從不覺得年輕人的觀點就比較嫩比較新,有些人很年輕東西就很僵化,經驗少作品也不見得比較差,比方碧娜˙鮑許的《穆勒咖啡館》又或者瑪姬˙瑪漢十年前的作品,比起現在仍毫不遜色。」

創作在時間的軸上並非直線前進,回頭看原初的作品再發現的「新」,也是一種「新」,許多人早期的作品,「狠勁」反而較足,後來因顧及票房、能見度、美學等等不自覺的擔心,作品反而愈趨保守,這也是王嘉明時時警惕自己的,對他來說無來由、沒道理的東西更是迷人:「『莫名其妙』這件事對創作者來說太重要了,講邏輯就是僵化的開始。」

對應王嘉明的非線性觀點,舞蹈類的評委何曉玫則說:「『新』這件事不適合在『新人新視野』中被討論,鎖定音樂、戲劇、舞蹈是在三種不同的形式中尋找跨界的可能,被鎖定的每個青年世代都有想說的話,有各自的語言,關鍵在於能否藉此平台整理出自己的方向。」在台灣,舞蹈教育與其他國家相比,有完整的階段性和連續性,足以展現舞者的能力,但創作人才需要時間的承載,新人新視野的存在是肯定的,無論以何種形式,這些年她經常思索著如何做對學生才是最好:「既然新人新視野針對的是具有潛力的年輕人,就應該開放更多實驗空間。」

除此,何曉玫也指出行政人才的匱乏是表演藝術團體的共同困境,僅僅憑藉著熱情,難以支撐行政細瑣對職涯的消耗,以致人事來去流動頻繁,創作者不免落入身兼多職的處境。新人新視野補助資金也提供排練場和舞台,於演出事宜的接洽應對雖為創作者省事許多,仍具有學習觀摩的啟發作用:「過程中,創作者須彼此協調,須與製作人磨合,並不是每個人都有這樣的機會,他們都想做到最好。」而何曉玫在參與評選的過程中也發現,新人新視野為同一世代者所建立的橫向連結:「他們在相互激盪中,培養出革命情感,有的後來合作成團,又或像戲劇類的李銘辰和舞蹈類的劉彥成就一起去了亞維儂表演。」

何曉玫認同補助與創作同樣需要結果論,然而實驗與驚喜的相對論是創作的本質,在遊戲規則中若儘可能褪去不必要的框架,即使呈現上略有粗糙、衝突或矛盾,反而更顯生命力,過於急迫的腳步會影響創作的品質。

關於將補助的件數縮減而提高補助的金額,是好是壞?何曉玫認為,小額的補助是較為貼近現實的,鎖定新人創作的實驗價值,並非得架設在大排場上,在資源有限的狀態下自我衝撞,創意有時更容易被激發。又比方在節目檔次的設計上,可以有更多的可變性,不必為了將時間填滿而把表演集中在同個晚上,作品的句點下在哪裡,非定調在某種形式。

何曉玫對音樂、戲劇、舞蹈橫向連結的力量,有很深的期許,盼能藉由新人新視野的發酵,激起多方的創作平台跳板,她建議新人新視野可以組一觀察團作為顧問或另成一種驗收的方式,除了國藝會既有的演後座談、藝評台的評論發表,亦能藉由觀察團較長時間追蹤報導的形式結合媒體來擴大宣傳。

在多位以新人新視野為開端,躍上國際舞台的優秀編舞家中,何曉玫以董怡芬為例,其作品《我沒有說》在新人新視野嶄露頭角之後,二度受邀至西班牙舞蹈節演出,現在已身兼獨立編舞者、跨界表演者、舞蹈老師等多種身分,並多次與動見体劇團和舞蹈空間舞團合作。正因為何曉玫看見新人新視野作為一個指標,讓青年創作者有所方向,進入一個新的層級,關於補助對象為「畢業五年內」的限定,五年後是否就毋須補助,新人又該往哪裡去,她相信在文化環境的機制中,創作者自會慢慢找到新的出口。


 




    全站熱搜

    動物管理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