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O  
大四那年,依稀點點小雨的夜,來這裡聽雷光夏和董運昌。往後路過這裡(有時是特意來吃鄰巷的「肥龍炸雞」),便會繞進來瞧瞧。幾回,在夜裡,窺見咖啡館點著一盞小燈,微光中的奇異,好比陳綺貞於此錄音的《華麗的冒險》。


1970年代,此地為淡江學生租屋處,藝文同好曾以動物為綽號群聚於此,動物園的荒廢讓許多「老動物」校友悵然若失,1999年,校友音樂人張永智和徐清原起意募款重建,動物園有了咖啡廳、錄音室及展演場所。音樂與藝文於此復興。


然而,2005年的一場火與他故,使得同年一月「動物回娘家」的新舊樂團交流成為絕響。動物園復又漸至荒蕪。


二三年不見,咖啡館門扉深鎖,窗格也為海報壁紙隔絕天光,周邊的野菜雜草倒是恣意盎然。在廢棄的層架腳邊意外發現2004年雷光夏親筆簽名「給動物園」的海報,受潮微皺了氣泡。

海報專輯名稱《逝》,為已逝者的證據。
咖啡館微光從此不再,物景非然的惋惜,
還有消失的「肥龍炸雞」,到底去了哪裡?!

 

空屋  

廊道  

廢棄  

 

***

 我是雷光夏(1995)/逝

作詞:雷光夏
作曲:雷光夏

只是不相信這樣簡單的結局
只是懷疑起自己無悔的心情
原來在陽光下你的背影
竟是最後的記憶
唇邊的一抹微笑也將隨之褪去

五月的陽光灑下 五月的風吹起
一切沸騰的感情
都將沈澱為清澈的空氣
五月的陽光灑下 五月的風吹起
便是年輕的故事最瀟灑的註腳

你我就像散開在風中 飛揚的棉絮
註定要生生世世流浪在天際

    全站熱搜

    動物管理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