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小牛  

赴花蓮採訪「TAI身體劇場邀室友小牛擔任攝影,身兼導遊和司機。出發前,見他熱中安排行程,我有些緊張。因為他是天生的旅人,行腳緊湊玩不累,而我是每過山路就想吐。採訪工作很需要專注,所以一再叮嚀上工前切勿安排過於動態的活動,最好能找個咖啡店,兩人都沉澱一下心緒,保持條理清晰。

越野車二  月野車三  
台北出發經雪隧和蘇花,三個半小時車程,十一點抵達花蓮。第一站是路邊停車的「越野競技」,正好能練習動態連拍,跟弟弟借來的CANON EOS 60D一秒能連拍5.3張,側身傳來的長鏡大炮,連拍聲就像達達達的機關槍。

˙

橋下那個跳舞

一碗小  
午餐前我們先去探路,來到農兵橋下的劇場工寮打卡,捕獲目的地,可以安心的去「一碗小」了。一碗小的羊肉不走重口味的藥燉,是爽口的清湯,去年的食味記憶極佳,今年遷址到明禮路的巷弄,老房子就像拍片現場。伴肉點心是Q彈的黑糖粉圓,香甜甚濃,剉些冰和和滋味更好。

羊肉

IMG_8866    
據採訪時間還有三小時,安排了時光書店的「午睡」行程,途中在「小一點洋行」買了明信片和枝仔冰,裡內賣有手作陶和紙製小物,一些有機蔬果和花草種子,掉掛的藍染布品真是美麗!

小一點

小一點陶碗

藍染美

選買明信片

 
重遊時光書店和店貓打聲招呼,點一杯果汁和咖啡,坐定角落小睡片刻,頭暈的症頭還未退散,趕緊再複習一下訪綱。

時光貓

書店

午休

書桌

海報  

˙

工寮 安全帽  


我們比原定的約訪時間早到了半小時,一位團員在艷陽下牽著黑狗溜搭草坪,其他人皆窩縮在後門的通風處,圍坐大電扇納涼,練完一段落的劇目正在休息,於是我們迴轉到街上的小七幫大夥買涼水和幾瓶啤酒。他們說昨夜友人來慶祝劇團出國表演,喝到天亮就席地而睡,酒才醒不好再喝,但啤酒仍是立馬就被拿光。

納涼
入境隨俗,我也席地入座,和團長瓦旦從創團伊始開啟對話,關於身體隱喻和步伐意念,語彙多半抽象,對話像是轉譯又再定義,彼此磨合語言系統的經過,是很過癮的,已經很久沒有這樣鎖定一個主題從各種角度向下挖深的聊天,然而,同時間「坐談」的其他人,都自顧滑著手機,直到對話結束,瓦旦一句「來跳腳譜吧」,他們又像被解穴般,伸展了起來。

腳譜

˙

此行因為預算和工作地點的考量,出沒都在市區,下褟也從簡不找特色民宿,只求乾淨方便,離自強夜市步行可到的城市莊敬民宿,兩人套房衛浴盥洗基本配備都有,一宿1300。晚餐就近在夜市果腹,棺材板、生濠、秋刀魚、烤飯團、肉串排隊下肚,拎著果汁回到旅館,室友依舊生龍活虎展示著今日的攝影成果,並宣布因為他忘帶證件,所以明日清晨五點就要出發去「慕谷慕魚」排隊,我則假裝聽不見表示要睡到自然醒……。

套房  

˙

其實,好像,可以,不用提早申請(噓……),成員中只要一人攜帶證件就可代表,但現場排隊仍有一日三百人的限制,大概是非假日,不為人潮所擾,先在「銅門派出所」填妥資料,再到「入山檢查哨」簽名,就可散步進入慕谷慕魚

水生植物  
每走一段水泥路就有切口可以下溪玩水,沿途有三兩家原民經營的補給站,買水買飲料、山豬肉,買飾品也有,特別推薦拷麻吉和竹筒飯。不同切口所在的水域,因為山壁和岩石的排列組合不同,各有風景。早上九點至下午三點,我們玩了兩處的水池,很快就碳化了。

跳水

水花

泡水

揮別慕谷慕魚,返北前定要回味炸蛋餅和廟口紅茶,以為可以一路順暢在宜蘭吃吃一品香牛肉拌麵當作晚餐,上了蘇花竟是動彈不得的折騰,因為卡車撞山,拖吊車噸數不足重新加派往返,使得交通癱瘓,好在無人傷亡。長達四小時的困住的時光,回到台北已經夜間十一時了~累癱!

夜歸人

date 2015.07.25-26 

 

 

讓山河撼動我們的身體////////////
【Edinburgh Festival Fringe 2015《Island Voices》- 2015愛丁堡藝穗節 | 身吟 The Sigh of Body.TAI Body Theatre】

 

動物管理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