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日    

【楔子】

惡質與悲憫並存的鬧劇,也是冰箱流浪記。

冰箱從大學城餃子館對面的五樓套房流浪至翰林館穿堂,熱水瓶、電腦、床墊,還有幾件用壓克力箱盛裝的雜物,目的地是翰林館新租的三樓小套房。關於冰箱的無故失蹤,小牛和學弟A、B,馬上就對朱老伯起了疑心。

朱老伯是位年似六十來歲的遊民,在翰林館的頂樓自立為王,他養的狗常在大樓的長廊上大小便,無人管束任其惡臭,老伯性情孤怪暴躁,常無故將頂樓的水塔關鎖製造水荒,上樓解鎖得忍受髒亂還要克服內有惡犬的恐懼。

翰林館的房東蹤跡分散,僅靠著其中幾位是在一樓開店的商家,努力召集促使管委會的成形,那卻是多年以後的事,期間只得任憑老伯繼續霸道橫行。

不出所料,學弟A在老伯堆放雜物的一樓倉庫裡發現了我的冰箱,衝動地將門窗打破,正巧老伯經過,喝斥學弟A破壞公物,學弟A反擊老伯偷竊,兩人爭執不休,老伯拳腳蠢蠢欲動,這叫一旁的火爆浪子學弟B怎得吞忍,一記重拳打在老伯臉上,使得老伯惱羞成怒憤而報警。

雖是學弟AB的少不更事,但冰箱是我的,學弟A是小牛找的,學弟B不請自來只是路過,而老伯執意要告傷害,但竊盜罪屬於公訴罪,做完筆錄一旦移送就不得撤銷,小牛因此非得和老伯對簿公堂,最終在庭上和解收場。

 006  

【小劇場】

數一數兩個人一整年要過幾個紀念日,【在一起紀念日】今年輪到我買單,我提議重返第一次約會的「肥龍炸雞店」,順道來個淡江回味之旅,儉約而深具意義阿!

我從五股一班公車抵達淡水捷運站,他從蘆洲開車來與我會合,老夫老妻的約會仍要打扮(意思意思),他也默契的換下工作制服。

第一站來到翰林館一樓的「老四川牛肉麵」,十多年麵才漲了五元,真是良心事業,這裡的滷菜一絕,香腸更是必點。

老闆還記得我們,頭一句便問「結婚了沒」,下一句是「朱○○走了」(那天才知老伯姓朱)。

「他還有再回來嗎?我在淺水灣的鬼屋還有遇見過他……」畢業幾年後,室友和同學去中角灣衝浪,在同學的鼓舞下去了鬼屋探險。

「聽說他後來去了那片廢棄的破宅,起居沒人看顧,身體就漸漸走下坡,這人是可憐,也很可惡,我還和他幹過架咧!」

彷彿,走進這棟大樓,青春就得跟著朱老伯的逝去憑弔,他像是那時所有租居翰林館的人的共同回憶,再遙遠都能從毛線團中抽出一條線悄然勾起。

003  004  005    

 

【花絮】

老四川之半筋半肉,仍舊是我倆心中的  Number One,肥龍卡啦雞腿堡和滬尾豆花幸福滋味不變,可惜……我把卡啦雞腿堡點成了雞腿(還是吃很)XD

007  008  009  PC063063    

    動物管理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