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  

 

大學週休返鄉的某一天,妹妹向我坦承她曾暗地討厭過我。

我是長女,和奶奶認識在先,小學時奶奶帶著我在親戚家住過一段時日,我和長輩們自然比較親近。妹妹是個悶葫蘆,不擅表達喜悅,不開心也總是沉默,家人多問幾句就會臭臉,記憶中她曾因為爸爸不讓她去同學家,跌坐在地撕著衛生紙哭泣。

 

鄰居們都說爸爸疼妹妹,媽媽疼弟弟,我沒有一點忌妒,因為奶奶最疼我。

 

妹妹向我坦白之後,我有些愧疚跟心疼,反而比以前更懂得去看她的優點。她長得很可愛,心思天真而率直,小學時很多人追,上了國中後因為步上我長青春痘的後塵,漸漸失去了自信。

大學畢業後我還留在台北工作,弟弟退伍後也北上求職,妹妹成為唯一留在家中的孩子。幾年的工作洗禮,那愛哭的妹妹長大了很多,變得勇敢,變得愛笑,也變得多話。

許多年,她的身邊總是少一個伴,下班回家雖有爸媽可以聊上幾句,難免也有孤單的時候。每個月她都會問我什麼時候回家,偶爾會傳來幾張網拍的衣服照片,問我好不好看,藉故買來送我。

妹妹其實已經不太臭臉,家人卻已習慣察言觀色。每當我和她並躺在和室房裡的椰子床墊上,平行的眼神使我勇敢而百無禁忌,最後往往是她開了話匣子,而我撐不住先睡一步。

茗人   

我喜歡和妹妹一起去剪頭髮,或漫無目的的手牽手在街上閒晃,走著走著她便要問我想不想去茗人茶攤喝胚芽奶茶。

茗人地方茶攤是一家自我們國小時就存在的老店,幾十年來裝潢一成不變也乏善可陳,點心飲料倒是特別合胃。有一陣子我常點可樂餅,弟弟喜歡吃芋糕,妹妹今天點了甜不辣跟炸薯條。

食物一   

在這裡,我們常回到小時候,也常探問彼此的未來。

 

妹妹今天說了很多話,一連點了兩杯飲料。她的肺活量還是像小時候一樣充沛,起勁的比畫就像停下不來解剖衛生紙的那雙手。她的眼神常不自覺往斜前方露出困惑,讓我以為身旁有狗經過(因為她怕狗)。

我一如往常的點了胚芽奶茶,她一如往常捧場著我的幽默。

食物二  

 

時間和空氣時而泛黃時而鮮麗,我們好像把時光寶盒埋藏在這靠窗的桌子底下了。

然而,許多時候,

我只是想表達我對妹妹的感謝與珍愛,

謝謝她一直守護著我們,我們的家人,我們的家。

 

桌子  

    文章標籤

    妹妹就是妹妹不用關鍵字

    全站熱搜

    動物管理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