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一02.jpg          

 

教室裡一團混亂,多個時期的同班同學混雜在同一空間裡,熟悉的面孔卻沒有一位能喊得出名字……

「還沒繳費的同學,趕快來繳,老師就要開始上課了……」

「是在繳什麼費用呢,記得我都已經繳過了」掏出口袋只剩幾張鈔票,上頭印的全是陌生的人頭,除了阿拉伯數字外,也全是看不懂的字母。

「好啦好啦!老師進教室了,大家回座位坐好。」
「同學們都準備好今天上課要用的原料了嗎?拿出來擺放在自己桌上,我們開始上課!」
 
幾分鐘的時間,座位就像大風吹般重新排列組合,大家的顏料盒都長得好像,我的座位是換到哪裡去了?!同學們跟著老師的節奏,開始調色下筆,我躡手躡腳的往每個抽屜裡找。


「這個抽屜裡的廣告顏料也是妳的嗎?」我問。
「對阿。」 她十分肯定的回答著。

但那位子明明空著沒人使用,我極其懦弱的移動我的身軀,就怕干擾了其他人,心裡頭為著班上同學的冷漠覺得十分委屈,於是默默的走出了教室。 走廊邊角的樓梯旁,仍有窗外的陽光灑落,教室的外觀是隨性疊上幾層磚紅色製造出粗糙顆粒的水泥牆,有著各科系象徵的個性塗鴉,我被這一切的美好隔離在外,教室隱身在長廊的某個轉角,我忘了回去的路……

 

很深刻的難過,夢醒後淚還流著,房外他的制服還有背包還在卻不見人影,我在屋子裡喊了幾聲,他在走廊盡頭的落地窗前,席地作著氣功,他說我打斷了他的修行,他正在進行光合作用。

 

………………………………… 

夢醒時分

201011月的一個夢境,對照現實似乎來自老家整修,母親吩咐清掃舊物,其中包含乾涸不堪使用的彩色墨水罐,這是記憶裡最接近現實的可考事件。

 

 

    動物管理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