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之二_眼睛-3    

我們越過排隊的人群,來到教室的走廊。

魚的他及羊的他和所有人一樣,埋頭在白紙上塗寫著許多陌生的符號,他們全都身著整齊白色短衣和藍色短褲,微彎的背也有齊整的幅度,像極了規格化的複製人,若不是我們早已熟悉彼此的氣味,恐怕無從辨識了。

只是他們似乎被什麼樣透明的氣體或隔膜壟罩,我們癡傻的就在窗邊直盯了半响,都不被發現。

 

「聽說到了另一個星球,眼球的構造也會重新組織,同一顏色形狀,和我們看來就是不同。」羊說。

「所以即使他們看見我們,也不是原來熟悉的模樣,是嗎?」魚著急。

「我不確定。不曉得新的眼球構造將如何重整大腦記憶中殘存的影像,每個人重整的速度不同。」羊總是冷靜。

「難道白紙上所出現的符號或線條,正是他們記憶中殘存的模樣?!妳看!雖然眼球的構造改變,他們仍舊使用原來的文字系統在溝通的。」魚指著黑板上寫著「記憶」二字。

「所以如果殘存的記憶,並非影像,白紙上也可能出現我們所熟悉的文字。」羊思索。

「妳看!」魚朝白紙瞪大了眼

 

魚和羊的他的白紙上,緩緩的在一堆紊亂的線條及符號中,相繼浮現我們熟悉的字體,他們同時寫下一個「魚」字。 

 

魚疑惑地楞在原地自語:我必須有兩種以上的自己,才能同時看見快樂與悲傷。

轉身是快步消失在走廊盡頭的羊……

 

----------------------------------------

 

夢醒時分:

2010年12月8日作的一個夢。夢有隱喻,但沒有邏輯,經常無以和現實對照。有時,現實過於殘酷,我們不願相信自己的眼睛。寧願只是夢一場……

  

 

    動物管理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