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兔  

〈離新疆只有十分鐘的南瓜〉
妳將睡醒我把南瓜煮熟的空檔讀幾些與工作無關的字。一校的排版稿看到尾聲就是無法一口氣好像腦袋被什麼填滿心卻缺了一塊無法具體表述的。我曉得這和周(粥)而復始的日子有關,大概就像妳這些天愛吃不吃的胃口。南瓜熟了我也順道去新疆晃了一下,去她們的裁縫店裡話話家常,淡淡靜靜地人家日子也是那樣過的。雖然那裡產的是哈密瓜。

妳疹子退了也就好好吃飯,我們都別再生氣了,好嗎?愛妳。

暗房  

〈玫瑰暗房〉
明明發燒明明玫瑰疹半夜起身玩玩具撕商業周刊開吸管水壺喝水滋滋滋的。

以為小老鼠上灯檯。

 

。。。。。。

我們用尺給她量身繞在她的肩上、胸前、胯上,觸著她肉身的溫暖,觸著她呼吸的起伏,不由深陷一些永恆事物的永恆之處——李娟《離春天只有二十公分的雪兔》

 

動物管理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