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不是為了尋覓《龍應台評小說》一書,我不會知道位在永康街昭和町的二樓有座圖書館。電梯裡的乘客,來借書還書自修閱覽,來跳韻律舞,來一樓挖寶順道上樓看報納涼那樓上樓下分層混雜著異樣奇趣的氣味。一樓中老年級的大叔們,結鄰多年的話家常,一壺茶一整天把壺養得肥厚,他們身後一兩坪大的店面總是被石雕觀音、大型老木櫃、老字畫、玩具公仔等塞得客滿。

002  

001  

這裡不似大排長龍的芒果冰、鼎泰豐的永康街印象,你必須把街道走成歧路花園,在穿越波士頓理髮廳之後,循著焦濃的咖啡豆味潛近,一間舊書鋪子像是路標,直指「昭和町文物市集」規矩而低調的招牌。我因為招牌後方「流浣泉茶莊」的黃色光點,一回生之後便熟門熟路了。

002  

那個初秋,我密集喝茶有近一年的時間,因著工作需要固定服飲一位茶師的茶品,烏龍凍頂鐵觀音東美白茶等,點數該不下四五十款,記憶有深有淺,也有多樣交雜的茶舌疲乏。和紅玉的初識卻是在這歧路花園發光的小屋裡。

005  

004  

那小屋一張大雲朵形的木桌,混搭著四五張造型簡約削圓而帶點童趣的木凳,兩座垂直的玻璃櫃陳列各式的茶品茶器。格局風水這三年來無大改變,但桌面時而會出現陶瓷小動物、水晶、小花瓶各自在自己的世界裡陶醉著;店的角落有時說是青瓷的正版圓凳,有時是說不清年代的花雕木頭座椅。

003  

就像每一次好久不見的擇日不如撞日,他可能剛從上海的茶教室返台,可能才去過龍山寺求了支教他釋懷的籤;或者說他在深圳的奇遇,或者說他從日本的雜誌裡看見自己店的介紹那般小說。每每我從玻璃櫃取出某樣覺得特別的器皿,他便說起了關於它們的故事,沒有課本也可能毫無典故的極短篇,比方他用一包茶葉換得一組描金的九谷燒,輾轉又得知是從哪位收藏家手裡讓渡而來。

004  

初次見面聽著他說起我未及參與的1990年代的淡江記,他說自己時常從文大母校下山和淡江中文系的師生泡在茶館裡,我一面啜飲著茶一面也以既有的小鎮地圖想像著那未曾見過的巷弄風景。那一整個下午的紅玉呼嚕嚕的深著喉嚨如時空穿越的力量。在那之前我用盡所知的辭彙道盡茶的滋味都比不上當日的紅玉來得夢幻。

007  

008  

001  

 

 

    動物管理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