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後來,我的時間和身體不那麼自由,茶鼻舌缺乏刺激,神經自然鈍化許多。但我竟也認出了一年前喝過的那道烏龍紅茶,香氣的辯識度是關鍵,口感是半猜來的倒也合理。你說同樣的茶種產區氣候之別以外,你在採箐嫩度和後製焙工也格外用功,問我是否喝出細膩之處。

一年前的事了,當下沒有立即儲存的感受,如今想來也是無以從文字裡完整複製吧!但默契也好刻意出題考我也好,我可是得意了好久。

復又一年,當你問我可曾寫過關於你和流浣泉的事,我也十分訝異沒有隻字片語只有舌喉記憶。

你也不打算左右我的記憶,我也只能回應殘存的真實,你說稿費怎麼給,我也秤不出記憶的重量。於是我在泡沫紅茶店點了胚芽奶茶跟甜不辣,連同晚餐的梅汁雞排客飯你也買單了,最後我還帶回四包茶葉。

從泡沫紅茶店回昭和町的路上你說:關於時間差,和宗教也有些類似,有幕電影畫面,一輛跑車在草原上奔馳,時速一千時,我們看不見跑車,但時間和跑車都真實經過了。人跟人和異度空間的靈也是,時態相同時就會遇見。人跟茶也是。

006  

晚餐後再回到流浣泉,我的體力和反應已是茶醉狀態,你悄然拿出新焙的紅玉。

咦,我說。沒錯!你點點頭。

然而,如同茶的醇化,屬於三年前的那個美好,已從當下的草原經過,眼下是坐立另一座山丘的另一番經過。

 

#記於20180123訪流浣泉茶莊隔日

    全站熱搜

    動物管理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