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lk  

二○一五年七月二十日,阿嘉才從雲林轉乘高鐵北上,而我莫名前夜無眠,午後訪談,兩人都帶著倦意,他晚些還得趕回雲林。阿嘉是台北人,便於全省走透透的獸醫工作,在雲林租了房子作為中繼站,成立鮮乳坊牛奶配送平台之後,只能趁獸醫工作空檔北上和員工開會,更多時候都以視訊討論。

這是鮮乳坊才剛遷址的辦公室,一樓是大型的鮮乳冷藏室,便於上卸貨所墊高的水泥小坡未乾,辦公室得微繞從邊門的小梯直上,仿似尋常人家隔間素樸,簡單潔淨有奶可喝的溫馨。當天招待的是來自彰化「豐樂牧場」的鮮乳,當時小農鮮乳的市占率尚在起步,配送地區有限,少數幾間有機門市才買得到,為了保鮮,固定收購的鮮乳牧場還只一兩間,訪談距今五個多月,販售點增加,也能指定想喝哪家牧場的鮮乳。

一般大廠收乳是一台收乳車將各牧場的奶和在一起後續加工,鮮乳坊是一台車只裝單一牧場的奶,洗過再收新的牧場,以致物流成本很高,也反映在鮮奶運費上,透過市占率提高來平衡售價,是鮮乳坊眼下面臨最大課題。

泌乳icon   

二○一五年七月二十三日夜間十點,阿嘉的牧場工作才剛結束,寄出訪問稿後接到他的來電,直接在線上對稿。先前友人質疑乳源並非供應不絕,有非天然的手段介入,我在信上便問了獸醫「泌乳」一事。

提及謬說「催乳」:他說牛是很奇怪的動物,要吃得下才會泌乳,好比牛怕熱,夏天胃口不好,所以夏天的超市缺奶,要讓牛有胃口,唯有搬出電扇大風吹,灑水,噴霧,刮糞,把牛床鋪好,讓他覺得舒爽,依照季節調配不同的飼糧。乳牛是長期飼養的動物,在台灣現代化飼養完全沒有用藥物催乳的狀況,畢竟這對整個牧場經營完全沒有任何幫助。

家裡的牛很愛吹冷氣(室友綽號小牛),不愧是牛,但他反駁,怕熱怎麼在工地待三年,於是我說,難怪你都沒有分泌乳汁(也對,他是公牛)……我想我愈來愈懂牛了,是吧?!

1830   

獸醫師阿嘉的乳牛產業維新運動

公平交易是我為酪農所做的堅持,為小農和乳牛開路,是我回饋社會的方式。

受訪者:龔建嘉

  座:天秤座

  歷:中興大學獸醫系、台灣大學獸醫研究所

  職:獸醫師、鮮乳坊創辦人

1830的一句話:每個人的人生旅程都不相同,會完成一件事,是因為你對這件事的在乎遠遠超過別人。

 

#從生物學開啟大動物之門

我從國中開始就很喜歡生物這門學科,讀建中時還參加了生物研究社,生物工程、醫學都是我大學聯考的志願選項。獸醫系的面向很廣,我對野生動物一直很感興趣,大三時曾到屏科大野生動物中心實習,幫紅毛猩猩和馬來熊麻醉健檢,直到大四時跟著老師實地走訪牧場,對乳牛獸醫才比較有概念。

中興大學獸醫系畢業後,我如願考取獸醫師執照,同時進了台大獸醫研究所跟著已退休的資深大動物醫師蕭火城教授實習,買了一輛二手車跟著老師到處跑,慢慢才成為一位可以獨立作業的獸醫師。

2012年,我剛退伍,和四個同學組成了肥(Vet)肉(Law)青年環島志工服務種子團,在flyingV平台向群眾募資,以獸醫為主,法律為輔,在單車環島的同時,為縮小動物醫療與法律服務資源的城鄉差距盡一點心力,而我主要的工作就是為犬貓義診。

2014年我以「白色的力量:自己的牛奶自己救」為訴求,為成立鮮乳坊再次向群眾募資,食安事件只是一個燃點。結束環島義診之後的兩年裡,我在從事反芻獸動物營養劑及飼料販售的春穀企業負責獸醫技術,期間還到康乃爾大學實習一個月做乳牛研究,也走遍了全台300多座牧場,奠定了我與酪農的合作基礎。

#照護乳牛為小農找出路

乳牛獸醫仍是我目前的主業,每天在全台十個不同縣市的牧場出診,守護三十座牧場、超過6000頭乳牛的健康,除了例行性到牧場進行乳牛的配種、繁殖、接生與防疫等內科工作,還有臨時性的大小診治。我是幾乎每天都在牧場生活的人,甚至需要和牛一起過夜,酪農的用心以及他們與牛之間的情感,我都看在眼裡。冬天時為小牛穿衣保暖,並為他們一一繫上可愛的項圈,就像裝扮自己的孩子,對酪農而言,牛就像家人。

就台灣現有的畜牧環境,確實不那麼適合乳牛生長,酪農們為了克服先天的不足,藉由電風扇、灑水的方式讓牛隻散熱,使用昂貴的墊料、鋪舒適的牛床,甚至播放柔和的音樂,為的就是緩和牛隻們的緊張。素食主義者和動保團體以人道之名完全否定酪農的心血,是有失公允的,除非大家都吃素,否則經濟動物不可能消失,在討論經濟動物的福利時,應該把焦點放在「如何讓其一生得到最舒適的照顧」,獸醫和酪農的責任與義務,就在這裡。

數十年來,畜養乳牛的成本一直在提高,但大廠依舊是以低廉的價格向酪農收購生乳,冬季的價格每公斤甚至只有台幣20出頭,一台收乳車混和著來自不同的牧場的生乳,加工後早已失去原味。我建置這個公平交易的平台,並堅持無調整、不混乳的單一牧場原則,為的就是還予酪農該有報酬,改善這失衡的產業結構。

#藉公平交易讓乳牛業永續

自去年八月鮮乳坊計畫萌芽開始,篩選合作酪農、協助創立自有品牌,討論合作模式,不敢隨便成立品牌的酪農,多是擔心『鮮乳銷量不穩定』。食安事件的陰影,牛奶亥人的誤解,牽連了無辜的酪農,我所看到的是整個產業的危機。募資計劃廣受回響是一劑強心針,接踵而來是冷藏保鮮和倉儲物流的建置,創業初期通路和物聯都還在優化,期間的成本會反映在商品的價格上,對我來說是很大的考驗。

鮮乳坊的募資在產業面是大膽創新的舉動,在台灣還是頭一遭,對相關的政府單位來說是很挑戰的行為,我在尋找鮮奶代工的過程中也飽受刁難。許多民眾對我們的沒有鮮乳標章提出質疑,然而鮮乳標章本來就是用來制約大廠,每收購一噸生乳就發給一只標章,防止加工稀釋。現有的鮮乳標章專為乳品加工廠設計,除非有自己的加工廠,否則小農根本拿不到,但我們的牛奶出廠前,都會檢驗乳成分、微生物、細胞數、藥物殘留等。這些觀念都需要時間來澄清與推廣。

收乳和銷售速度要能平衡,鮮乳才能保有最佳品質,目前我們的銷售狀況還只能單一提供豐樂牧場的鮮乳,也因為保鮮的需要,日前也才搬遷到較為寬敞的辦公室,設有自己的冷藏工廠。成立鮮乳坊之後,我的獸醫工作仍是照舊,雲林的租屋處還是我主要的住所,必要時我才北上,獸醫工作的空檔便和同事視訊開會,人事壓力頗大。

台灣目前大約只有40位出診的大動物獸醫,我是最年輕的一位,我很在乎這個產業與我未來的存亡,今年寒假我也帶著幾位學弟妹一起出診,鼓勵他們在畢業或退伍後能夠加入我的行列。公平交易是我為酪農所做的堅持,守護乳牛業是我的義務,盡我所能的為小農和乳牛開路,則是我回饋社會的方式。

 

自己的牛奶自己救

https://ilovemilk.com.tw/

鮮乳坊02  

 

 

    全站熱搜

    動物管理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