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之藝廊˙記事三/2015.09.04 

潛

尋奇或隱匿
有時忘記

洄遊漣漪
漂浮
海角信息

魚之眼
族之謎

煙花離

 

說畫_017  

我在海底世界(暫名為〈潛〉)前端詳許久,平面的海之深處,紅的灰的粉的白的,多麼立體的魚群,撥挪水草珊瑚就想把魚對數。年邁的畫家七十有餘,女秘書敬稱他一聲「阿公」,阿公的畫作多數藏在台北家中,我南下看畫,秘書北上搬畫,時空交錯。阿公的年歲漸至與海底世界」的魚群遠離:「我有畫魚嗎?塗掉塗掉!」年輕時潛水的回憶,魚竟是多餘。大海可是食夢者阿~~

熾夏六月的第一次「南國說畫」,攜回二十五幅的殘影。乘坐高鐵當日來回,冷氣消散記憶,潑彩再厚皆遭水洗,腦袋渾沌空白。可是奇異,回到書房音樂點播(執意得是同一張),仿如置身畫廊,那描金拓染潑灑的彩漾,統統歸位,歷歷眼簾。

入秋,二度看畫,原定二十八幅,現場又撤又掛再添七幅。執事者是畫家的兒子,癖好在秘書沏茶後,問我怎麼不喝咖啡,提醒我舒鬆腦袋暫歇:「洪小姐,我們來閒聊閒聊,妳放空放空,請問石頭可否能寫?這是『景石』這是『意石』,下回可否也把畫廊裡的『樹雕』寫一寫!」

 

頭皮發麻時所想

魚會哭泣嗎

 深白色˙魚在水裡哭

詞:深白色2人組 / 曲:深白色(Arys Chien)

魚在水裡哭 我握著你的手說魚在水裡哭
你笑著說別傻了 魚並不會哭 他們是一種沒有眼淚的動物
樹在雨裡哭 我抬頭看著你說樹在雨裡哭
你溫柔看著我說樹並不會哭 他們是沒有思想情感的植物
我突然的無助 沒有眼淚的悲傷沒有人清楚
只能呼吸著不被了解的孤獨
一個人靜靜祈禱一切會結束
我矛盾著無助 很需要你能給我一點點保護
想對你說的話卻總說不出 我變成了植物
沒有人在哭 你摸著我的頭說沒有人在哭

我在哭 只是沒有人在乎

我突然的無助 沒有眼淚的悲傷沒有人清楚
只能呼吸著不被了解的孤獨
一個人靜靜祈禱一切會結束
我矛盾著無助 很需要你能給我一點點保護
想對你說的話卻總說不出 我變成了植物

沒有人在哭 你摸著我的頭說沒有人在哭

 

 

 

 

 

春之藝廊˙記事一 蒲月春光
春之藝廊˙記事二 說畫:野放/花伴/花非花

 

 

文章標籤

動物管理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