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50-53_鍾礽依_頁面_1.jpg

文/洪玉盈,採訪拍攝/陳奕璇,圖片提供/鍾礽依
採訪「好感度音樂工作室」創辦人鍾礽依,全文刊載於《My plus+加分誌》6月號/2015 第50期

從安達充的時代走來,她是日本少男漫畫迷,是瑪法達星座、《全民最大黨》的忠實觀眾,喜歡收集怪物,喜歡旅行、閱讀、聊天、打任天堂,喜歡音樂無所不在。她是好感度音樂有限公司創辦人,她是自比憤青帶著哲思與正義哼唱人生每個轉彎角的水瓶女子鍾礽依。

P50-53_鍾礽依_頁面_2.jpg

#與唱片圈的夏日邂逅
從小就是樂隊與合唱團成員的鍾礽依,有著優越的節奏感總是頭一個被選入打擊組。大學就組團創作參加比賽,一路狂奔熱血的春吶,台大校風自由,哲學系的她常往社會學系和新聞研究所走跳,笑稱自己課外總是比本科活躍。
大三那年暑假,已經組團的鍾礽依經由魔岩唱片的前輩引介,進入滾石國外部的風雲唱片打工,工作內容是將唱片分類整理,加注側標,薪水就是「架上CD任取」,鍾礽依在那裡度過難忘的夏天,這也是她邂逅唱片圈有趣的開端。
「哲學系畢業後要做什麼?」是哲學系學生的考古題。畢業在即,「維京EMI唱片製作部助理」的徵才訊息,為鍾礽依作了回答。她的堅定說服了面試主管「此份工作只限男性」、「父母同不同意」的疑慮,從起薪兩萬扣稅,連續三個月凌晨兩三點才下班的試驗,半年後升級的薪水,大大回應了鍾礽依的工作能力。

#A&R的迴遊,貼近音樂的源頭
在音樂界,負責藝人曲目製作企劃的部門統稱A&R(artist and repertoire)製作部的工作是從藝人發片的定位開始,接續「收歌」的動作,找誰製作、向誰邀歌、依唱片的調性尋找作詞人。而原來這些基本工,早在鍾礽依的童年時期埋下伏筆:「小時候,我會把零用錢存下來買卡帶,回家就翻看歌詞本上的名字。只要放假回台中爺爺奶奶家,前一晚我就開始編輯一路上要聽的曲目,把覺得好聽的歌收錄成一張。」
鍾礽依在維京EMI後期,一股「暗勢力」正隱隱崛起,唱片公司將市場重心逐漸轉往大陸,她常接收到「要選這樣的歌,大陸才會喜歡」的訊息。而同時間,另一股獨立製作的新興模式也正悄然登場,「什麼事正要發生」的預感在她耳畔響起。
鍾礽依離開維京EMI來到環球版權擔任版權A&R,因此能直接與音樂人接觸,更貼近音樂的源頭,為了找尋好的音樂,鍾礽依常獨自留在辦公室聽DEMO,有時會情不自禁跟著大聲哼唱,是同事眼中的狂人。而她在A&R上的紮實訓練,也使她獲得更多的發揮空間,甚至能獨立向主管提案,隻身前往馬來西亞與作者簽約。
鍾礽依認為,作為A&R不能沒有創作的sense,也必須與人有密切的互動,創作人尤其細膩單純,面對他們的低潮,除了輔助,更多時候是陪伴。她也坦言,有些A&R工作得並不開心,覺得自己總是在成就他人。對她來說,倘若經由自己所處理的細節,可以讓作品注入「加分」的成分,只要看見市場上正打著自己幫作者賣出的歌,就很開心。

P50-53_鍾礽依_頁面_3.jpg

#好感度=怪獸電力公司!
二○○九年,鍾礽依成立「好感度音樂工作室」,以詞曲版權起家,也是起於「服務」的概念。收歌賣歌需要sense,有Good Sense 才能給客戶美好的期待。除此,她還想做出特色,想激發每個創作者的怪與獨特,她說:「公司目前有來自北京、香港、馬來西亞、台灣等近四十位作者,我專門喜歡簽『怪物』,喜歡有自己特色的人,我們公司的別名是『怪獸電力公司』。」
由於許多年輕作者的加入,鍾礽依把工作室佈置成開闊的交流空間,每個月舉辦「瘋狂寫手派對」,要求寫手每個月交出兩首歌。她認為創作人的養成若是少了音樂之間的交流,能量也難以維持,她所能做的就是釋出Know How和空間,這裡有最棒的資訊和技術上的討論,讓作者慢慢長成自己的樣子。
扮演一個為作者與歌手(或市場)媒合、翻譯的角色,是鍾礽依所喜歡的,好感度的服務也在創辦第二年由詞曲版權擴展至音樂製作以及A&R。鍾礽依所簽約的第一位作者就是曾為陳奕迅、蔡健雅、徐佳瑩等人作詞的葛大為,她謙虛的說,我的作者都比我有才華,所以我不敢以創作人自居。而她覺得她與其他版權不同的是,她在維京EMI所奠下的基礎,讓她更為了解音樂製作的語言,知道如何與音樂人及唱片公司溝通,給歌也會比較精準。
A&R的工作,需要多層面的養分和想像力,當唱片公司慣常的丟出「請給我『主打歌』、『大芭樂歌』、『超K的歌』」的指示時,鍾礽依必須結合所知並加以詮釋,才能提供創作者更為完整的訊息。從歌手的歷程、造型的變化所透露的訊息,聽國外的排行榜、跟家人朋友的聚會、非業界的交流,甚至旅行時所見、閱讀時有感,都是鍾礽依的養分來源。

P50-53_鍾礽依_頁面_4.jpg  

#憤青的出口:哲學 × 音樂
回想創業之初,許多前輩都在感嘆市場不景氣,鍾礽依離開環球後也在林暐哲音樂社待了一年,很順遂也很愉快,但她已不想安逸的賣歌,她想將所有的經驗作一個總合重回戰場,她想找一群仍然願意在這個產業奮鬥的人一起瘋狂。有了夥伴,也看見市場的需求,創業就這麼開始,開心稍縱即逝,困難隨之而來。
鍾礽依說,過去身為員工沒有發覺到背後有把大傘撐著,成為老闆之後,好壞都要自己承擔,但她不會因為卡關就讓自己變成另一個人,正向的原則仍要堅持。她笑著說,從星座運勢可以看見許多人生,低潮是一份禮物,在不順遂中才能重新面對、檢視自己,在最苦難的時候願意和當下所作的決定共存。
對她來說,從哲學轉作音樂,不完全是一個轉彎,哲學系所養成的思考的常態,認為「人生並沒有標準答案」的思維,對她的人生影響很大,她笑著說,她這個世代的人,不該稱作文青,而是憤青,大學時她對這個社會也有許多的批判,這些憤怒在她進入職場之後,反而找到出口。
鍾礽依一直是詞曲版權的正義發聲者,她所看見的台灣對智慧財產權的知覺,特別是「把歌曲的權利留在作者身上」這件事,相對於整個亞洲是比較先進的,只是法令制度上還不夠健全,政府也不夠以身作則。而她目前所正努力的,就是希望華語作詞人從事外語歌詞創作時,也能獲得等同華語創作的權益,而不是只被視作「翻譯者」來看待。有同業先進鼓勵她成立公會,她則認為,比起以公會的姿態去做勞資雙方的對抗,倘若每家音樂製作公司在面對市場時都能懂得去維護創作人的權益,讓每個案例成為典範,才是有意義的。

 

/////

孫燕姿/是時候
作詞:鍾礽依,作曲:饒善強

 

 

害怕看見 你驟變的臉
也不想理解 失溫的語言
是時候 該轉身就走
從此放棄我們渴望的永久
不想承認 你還出現夢中
溫暖安慰我
即使一秒鐘 也難承受
我多恨自己輕易地放開手
以為能承受 還能從容不迫
堅強不是我 想要的解脫
假裝能好好過

害怕察覺 你分心的眼
更多更詳盡歌詞
不想再爭辯 你說的謊言
是時候 就放手 誰能夠
我多恨自己就這樣讓你走
以為很灑脫 以為這是溫柔
卻忘了你和我 一樣的脆弱
一樣的難過
多希望自己就這樣鬆開手
一切很灑脫 好好看著你走
堅強該是我 給你的自由
還能做什麼

    動物管理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