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第一個凌晨三點,退回到腦下垂體無賴的夢醒交界,睡眠遠比時間的刻度來得短淺。
下樓買瓶300毫升的鮮奶,丟兩片孔雀餅乾在溫熱的白泡上浮潛。


轉開書房桌灯,接續未完的圖編工作,搭著幾支無聲的音樂 MV,將網址轉成QRCODE,給一個對應頁碼的編號,在紙稿的相對位置上圈注,眼耳手有一搭沒一搭的慢動作。天就亮了

室友走了進來,例行性的英文晨讀,朗誦的喇叭聲比我的搖滾曲還要響亮,音浪夾帶著退黑激素而來。他出門上班,我伏貼在床,一覺睡到近午。

˙

第二個凌晨三點,冰箱的牛奶還剩半瓶,等待電鍋起跳的數分鐘裡,雜誌從〈星巴克〉讀至〈妻夫木聰〉,喝完牛奶只有身子出汗些微溼熱,仍在眠的邊外徘徊。斜角四十五度的大夜班老電扇垂頭喪臉,吹得牆角的塑膠花灯動也不動,對坐著花看我看花般的百無聊賴。


忽然想起《憂鬱的熱帶》和在「憂鬱的熱帶種稻」的一位故友,他們說他種出了連生食都有滋有味的有機脆米,那咀嚼的神情可仿如那年他讀完《憂鬱的熱帶》的黝黑燦笑?因為那張臉我買了「巨作」(足足密麻六百餘頁)《憂鬱的熱帶》(聽說要出新版了是嗎)。

˙

一年多了,書的折角依舊停在主角初登船的那幾夜,記得那時我還能規律早起一面早餐一面讀,早餐後又再回籠覺的慵懶。只是船一直未能靠岸,夜因而如此漫長。

002  02  04    

 

文章標籤

動物管理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