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套  

十四日(星期三)的下午到外交部訪問史次長,拜雜誌社誤打誤撞所賜,來到這個自嘲為「日不落部」(晚上點燈到九點十點是常態,下班後事務機二十四小時待命)的公部門開眼界。

 

昨晚就寢前不覺以往的焦慮,但不知是否夜深試喝新茶,又高山番庄(蜜香烏龍)與陳年老茶(紅水烏龍)相混所致,早上七點自動醒來,賴床至八點卻如「睏」獸之鬥。

 

意志「靡」堅來到外交部門口和雜誌社的兩位編輯會合,發編業主、代編編輯、我是特約文字,初次見面的三人就像房東、二房東、房客這樣的組合,再加一位外派攝影。

 

科長領我們四人入了會廳,發言人為我們分配座位,我是主問人(當下自己差點沒意會過來)和次長並座(隔一茶几),陪訪的編輯和兩位外交部代表各坐一側兩人沙發,呈ㄇ字型,我的視焦正對著牆上馬總統的照片,表示我正在分神。

 

比起到受訪人的辦公室、約在咖啡廳或麥當勞、小房間裡電訪錄音,甚至在車子裡訪問駕駛人(嘿!真的很難專心,好嗎),這裡的講究真不枉我除了吃喜酒已經好久沒拉絲襪蹬跟鞋出門了。

 

限時一個鐘頭的訪談結束,腦袋發條立即鬆脫,終止錄音後的半小時幕後花絮的心得卻是,原來不只出版社會有做好的動畫、文宣不知哪裡可撥可擺、臉書找不到專人管理、拜託媒體(雜誌社)多給幾個版面……這樣預算卡彈和行銷曝光不足的焦慮窘狀。

 

怎麼忘記提出留影紀念這樣的要求,但有一人一只紀念幣和蝴蝶郵票組,裡內全寫著英文,有一搭沒一搭看懂的單字實在不多,真如次長所強調的,是餽贈外賓的禮物無誤阿。想著我拿自己印的「王一點文圖實驗室」的名片(我可是用義大利水彩紙印的喔,那場子發完剛剛好)。

硬幣和蝴蝶       王一點    

    全站熱搜

    動物管理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