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讓我走  

「一段令人心碎、揣揣不安的愛情故事……」小說包裝是以故事中兩女一男(凱西、露絲、湯米)的情感糾葛作為核心,電影海報則以較為開放性的文案,企圖帶給觀影者更多的想像:「生命的誕生,就是為了注定死亡。」這樣略帶懸疑的鋪陳,質地上是較為接近原著中作者所要探討的:只要在科學領域裡有一兩件事的發展有所不同,未來世界就存在著變調的不安。

 

說故事人是一位名叫凱西的女孩,開場的劇幕她正以看護的身分和露絲對話,當時的露絲已經完成了第二次的器官捐贈,她們是海爾森寄宿學校的同學。

 

在海爾森,老師就是監護人,學生家長的角色從未出現。每個月,神秘人物「夫人」會從學校帶走學生們的創作,並評斷其中的藝術成就給予獎勵,學生們可以拿著獎賞的代幣換取二手攤車上的寶物,這是他們與外界接觸的唯一方式。

 

露絲與湯米是一對戀人,凱西和露絲幾乎無話不說,唯有凱西和湯米暗地所聊的話題,關於器官捐贈,關於他們共同喜愛的老師不告而別的原因,關於夫人帶走的學生創作去了哪裡。三個人的友情與愛情在隱隱不安的校園中不斷的受到考驗。

 

從海爾森來到卡堤基,這裡的學生更為坦然談論著看護與捐贈的話題,器捐的次數是生命的倒數器,他們平靜的計數著,卻仍對在外面的世界可以看到複製般的自己感到好奇,並相信證明相愛的兩人得以延後捐贈讓生命繼續。

 

作者將故事場景架設在一個以寄宿學校和養護中心為起迄點的迷你小鎮,看護凱西往返在養護中心之間,沿途的風景如此的現世卻無比的蒼茫。就在湯米完成最後一次捐贈的某天,凱西獨自來到海邊,她撥開海生的樹林,卻看到鐵柵欄外的世界無邊無際。

 

小說以倒敘的手法開場,儘管看護與捐贈人的角色浮出檯面,卻僅僅像是點到為止的伏筆,當看護凱西開始追憶海爾森的一切,緩慢的鋪陳仍是吊盡讀者胃口,直到場景來到風氣較為開放的卡堤基,殘酷的真相才逐一驗證讀者的揣測與推理,筆者適時的在可預期的悲劇中釋出等待奇蹟的善意,卻讓讀者一再感受徒勞無功的無可奈何,最後只怪自己入戲太深。

 

這圍著鐵柵欄的迷你小鎮就像架構於未來的樣品屋,他們的愛情卻永遠無法預售,就像他們無法為自己的誕生慶祝也無法為死亡掙扎,只能徒留嘆息。

電影  

 

《別讓我走》@ 博客來網路書店

文章標籤

動物管理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