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星星08_魚眼睛  

密集的瞬變,是人是魚,身心都會頓失歸依,丟掉魚腮呼吸器,儘管能用力呼吸,卻褪不去尾鰭包覆的舉步維艱。

 

狐狸和奶油獅幾乎是以不同的形式在同一時間和火星徹底的告別,而魚之外的兩位同事卻早在她們之前以準備研究所考試為由遞出辭呈,離開是遲早的事。她們才是先知。

 

飛魚私自按下了方塊拆解的中止鍵,卻啟動了自我內在的重新排列組合,或許地球上的我們從來就沒準備好在火星上生存。她把六角形的鉛筆尾巴含在嘴裡,想起了BIGTOM的專利湯匙,想起了冰淇淋店門口的那隻乳牛雕像,她得為自己想好離開的劇本,屬於自己告別的專利。

 

˙

 

不過幾日,辦公室來了一位新同事,阿霞介紹獨角獸的表情就像過去看待狐狸的欣喜,而那斷成半截的獸角已經完好的在獨角獸的頭上發光。她同時擁有通往靈異之門和與神對話的特異體質,獲得阿霞前所未有詳盡而隆重的開場,未來她將以異人的經歷為題材,為火星寫下指日可待的暢銷書。

 

「我和獨角獸的父母是舊識,她學過能量色彩,可以看見每個人身體某個部味的顏色,解讀疾病或想望的象徵……」阿霞眉飛色舞如獲至寶,獨角獸成了所有人的救世主。

 

然而,阿霞再怎麼出奇不意都不重要了,獨角獸也不存在飛魚奔逃的劇本裡,看著眼前的一切越是荒唐,她越是急切而用力的扯掉尾鰭向阿霞表達去意,而她原以為阿霞早該料到,所以這場對峙該有平和的基礎存在,但她錯估了阿霞連日遭受刺激尚未修復的中樞神經已達崩潰的臨界,她歇斯底里的辱罵甚至詛咒,超乎飛魚想像的失控。

 

憤然和灑脫從來不是魚所擅長,她只能黯然奔逃,急欲掙脫阿霞加諸於身的挫敗。在步出火星之前最後一次的回眸,玄關的冰塊磚呼來一陣冰冷,她突然想問問獨角獸自己是什麼顏色?

 

「妳的眼睛是一面藍色的湖,眼淚是透明的雨。我的獸角已經復原,也該把翅膀還給妳了。」

    動物管理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