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星星07_獅子毛.jpg     

 

狐狸對日本三人行始終是抗拒的。這項出差的決議從何時開始暗地滋長連她都不清楚,什麼樣的心思和阻力致使她缺席逃避,她沒有細說的打算。公司負擔她的機票費用,但餐宿得自行打理,而她的衣櫥裡沒有足以禦寒的衣物,也讓她感到苦惱。畢竟她還只是個社會新鮮人,半工半讀念完了大學,工作還不到半年,身上沒什麼存款。

 

啟程前夕,狐狸還是決定逃離這扭捏尷尬的差事,她和阿霞約在一家西餐廳見面,她想拿回她的護照,而阿霞想聽聽狐狸非走不可的理由,彼此知道這將是她們最後一次見面。本該是微醺的小週末之夜,最後卻是酩酊大醉般的相互咒罵。

 

˙

 

就在阿霞和海星返台的那個中午,狐狸正巧路過辦公室,她要飛魚幫她收拾幾樣忘記帶走的東西,她的出現讓我們感到訝異,今天是大人不在家最後一個奢侈的下午,所有人決定棄守辦公室集體外出用餐,當然,狐狸是所有人盤中的主菜。

 

她每一次戲劇性的隱身、離開和出現,都再一次點燃累積在阿霞心中那顆不定時炸彈的導火線,也在留下來的我們的身體裡,各自長出了臭芽。這頓飯吃得五味雜陳。

 

˙

 

即便心裡有所不安,我們仍守護著這風雨前的寧靜,一路佯裝愜意的散步回去。大概是急著和狐狸碰面,出門前忘了鎖門,飛魚將鑰匙插入匙孔不待扭轉就推開了門縫,但玄關的磚塊燈看來像是已經暖身了好些會兒,熱烈的冒著薄霧。所有人在同一時間停下腳步面面相覷。

 

˙

 

阿霞心中那條從未熄滅的導火線,差那幾步來到引爆的結界,恐怕就是我們從門口回到各自座位的時空距離。我們萬萬沒想到中午才抵達台北的她們,馬上就回到辦公室。

 

「不是說好了每天中午都要有人留守辦公室嗎?」阿霞語氣鎮定但眼中有火,所有人因為驚嚇而舌頭糾結,沉默了半响……「是我找大家外出用餐的」飛魚深知自己難逃其咎,「很好,妳很勇敢,這樣更凸顯她的懦弱」她將眼神轉向奶油獅:「妳有什麼話要說嗎?沒有的話現在就可以離開辦公室了。」

 

獅子壓抑心中的害怕,臉上卻佈滿淚珠,但她的毛細孔是固執的,絕不讓顏面無光,手臂上的雞皮疙瘩豎起了一根根膚色的汗毛,她撥了電話給男友,要他馬上來接她。這個舉動讓阿霞暴跳如雷:「妳有什麼委屈?需要我打給妳的父母嗎……」獅子那皇后般強烈的自尊心不容詆毀,直至離開前依然一語未發。

 

˙

 

魚和人類本就隔著一道辦公室的玻璃門,如今整間辦公室就像陷落茫茫大海之中,那道被沖毀的逃生門漂漂盪盪已不知去向,狐狸走了,奶油獅走了,魚也失去了自己,裡外不是人。

 

 

文章標籤

動物管理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