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08書法生.jpg  

「要不要讓大哥教你鋼琴?」大堂哥當時是鋼琴老師。
「我已經在學書法了,跟對面的姐姐一起。」那時我小二,姐姐小三。


小時候很多事都是跟對面的姐姐一起,學書法也是姐姐的爸爸幫我報名的進了國小的樂隊之後,只有學過鋼琴的人才能彈手風琴,其他人就只能吹口風琴,尤其當時我也是樂隊指揮的候選人之一,和幾位同學一起接受特訓,最後因為我沒學過鋼琴,所以上不了指揮台,只能負責升旗台。可以負責升旗,心裡還是很榮耀的,但自那時起,我便開始羨慕學琴的人,而對面的姐姐其實也有學琴,但她更喜歡下象棋和打羽球。

 

˙

 

第一次上書法課我什麼也沒帶。第二次上課媽媽幫我準備了小掃把(自來水筆),說是不用磨墨也不用買墨汁就能寫出字來,我心裡十分得意,上課時發現沒有人和我一樣,媽媽真是聰明!



黑板上的講解告一段落,開始各自練習,老師一排排的巡著:
「你的筆太小隻了,這樣寫不好的,下次要帶老師在用的這種,而且要學著磨墨!」當時覺得媽媽真笨,自己也跟著傻了!幸好老師慷慨解囊把筆借我,還說下回上課再還。

 

我把老師的愛心筆帶回家,寫完作業後在家門外的排水溝旁興高采烈的洗著硯台,一閃神愛心筆就隨著水流跌落深不見底的黑溝,我真是傻了。那時不懂抱歉只覺得害怕,母親親身跑了一趟向老師賠罪,同時確認這回是否買對了筆。



因為這樣的歉疚,從此我便認真學字。我不知道為什麼其他同學要買那麼多隻筆,只知道手中握著的是老師點頭說好的筆,所以不管大楷小楷一律都用同一隻來完成,老師不僅沒反對,還誇我很厲害,說什麼我也不用其他的筆了。



上課不覺得無聊,但最開心的還是洗硯台的時候,就在教室外頭有一個水泥鞏造的矩形大水池,四方各設一座貼心的水龍頭,讓烏溜溜筆髮順著水流四管齊下,水池迅速的漲滿,看著硯台緩緩的墜落水池的最深處,黑色墨汁慢慢的擴散渲染了整座池,我們從不嫌髒,尤其沿著水池周圍自然生長的植物,一直那麼綠意盎然,水草偶而也有聞墨香隨之漂浮,最後捲起袖子如同瞎子摸象的找尋自己的硯台。

 

˙

上了大學,我那樸拙的心開始野放了,聽聞書法課很營養,外在慈眉善目的教授,內在也善良沉著,一身修養,佛心來著不太當人,這堂課總是滿座,我也幸運的擠進這道窄門。考試不用背書只考寫字,唯一要克服的是早起。

 

這一天我路過文館側門斜坡,正好可以瞧見L308教室的書法生,晚上七點的文館仍是燈火通明,認真寫字的人其實挺美的,不似敲著鍵盤的機器人。

 

我也許比較適合在晚上寫字吧,早堂的書法課我總是遲到,經常是在家裡偷偷寫好再趁機溜進教室,老師總是說我寫字不認真,最慢進來最早交,我說我偏愛行書體,寫得比較快,根本是胡說八道。我知道老師一直在給我留面子,調侃我也成了他每堂課的例行公事。

 

大學的L308書法課,雖然常遲到我仍會出席,因為我打心底喜歡大夥一塊洗硯台的感覺,雖然只有簡單的洗手台(但貼有老式的馬賽克),沒有水草漂浮也沒有硯台潛水,至少還能清晰的望著筆髮末梢的墨流又要展開一次新的旅行。

 

    文章標籤

    教師節

    全站熱搜

    動物管理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