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寫在200311月的舊文,從Pchome新聞台、天空部落直到這裡,是幾番遷徙的重要行李。照片是20052月的南投。奶奶過世十年了,弟弟來台北工作也七八年有,妹妹畢業後就一直住在家裡,至於我,搬離淡水快四年了,五股成了新的基地,結婚之後,除了工作,多了許多新的功課,當然,老家的熱水器早已換新,還加裝了太陽能……時間可以改變許多事(奇怪的是,壞習慣為什麼改不掉),但我還是最喜歡和式房裡那老舊的椰子床。

 

 

˙

 

 

房間裡的安靜,只有天花板的銅色大吊扇團團轉發出的聲響,提著輕便行李走進我的房間,一種相當平靜的感覺,很輕柔、很舒服,很容易就入睡。 


母親尾隨在後開了房門,說屋子裡的味道有些潮濕,卡卡兩聲轉了大吊扇,伸手將小內褲遞給了我,我已經記不清小時後她是不是也這麼幫我準備換洗衣物,
只想起自己每回洗頭必要嚎啕大哭一番,況且那時的洗髮精也沒有不流淚配方。

 

  

 

三個月前浴室外頭的熱水器被剖肚翻腸,不知道是哪根筋出了岔,必須要手動將兩條膠管鐵線硬湊一塊發出零星火點,才算點著能升火燒水。三個月過了,熱水器的肚皮沒被縫回去,腸胃依然有問題,家裡就是電器行,老闆對這樣的不方便卻那樣不積極。母親與奶奶常為了這檔事爭吵,我和老妹長居在外,沒有太多的機會學習升火,洗澡非得麻煩母親和老弟來啟動熱水器,滴滴聲在降個半音的赤耳,得一直響到澡盆盛好夠用的水為止。

 

   

 

我相當喜歡目前使用的毛巾花色,佈滿粉藍粉紫的小碎花,藍和紫淡淡的相互穿梭,俏皮且夢幻般的令人討喜,是我潛入爸媽的房間,翻亂衣櫃給揪出來的,每當我回家時,母親才會貼心的把它擺出來,免得一不小心就成了大家的擦手巾。我在浴室盥洗,母親在門外確認枕頭和棉被的事,還嚷著說:你妹換新牙刷了,你要不要也換支新的?還有,你們為什麼要共用同一只漱口杯?我心裡想著:這個漱口杯從小用到現在,我和妹不是一直都這樣嗎?

 

 

 

因為歲月未曾暫停而持續流逝著,速度也仿彿越來越驚人。可是在老家,許多事一直是這樣,依然的熟悉、一樣的味道,一種安心的感覺。在南投、在淡水,扮演著不同的角色,有很不一樣的自己。這裡的一切都很簡單、很單純、很斯文,相較之下,淡水就像基地,回到基地是為了充電保持戰鬥力,回到了家,才有真正休息的感覺。

十一月的南投還有和咰的陽光不用穿長袖……

 

 

 

    動物管理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