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爺的腹語  

花椰的腹語
秘密著鉛筆屑的童年
花椰菜真美麗。自然捲挑染得很有層次,她削的鉛筆讓我想起小學時媽媽用菜刀削的鉛筆是長大以後所有機器削不出的平滑線條還能妙筆生花的。花椰菜的美是媽媽的美。

水蓮心事

水蓮心事  
並不刻意發生關聯
卻總是一束一束地來

    全站熱搜

    動物管理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