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JPG  

「驚蟄」剛過,細雨洗刷了天空,

冬眠的動物、慵懶的兒茶素,甦醒、萌芽,

召喚了碧螺春。

 

綠豆、蔬菜、栗子、海苔等多樣層次的形容,變幻在每個人的舌蕊與喉間,在茶葉漂浮與感官交疊出現模糊地帶,所變化出的邊緣字眼,正是此品的夢幻所在。不似鐵觀音直覺式的衝擊再繼之的迂迴流轉。碧螺春的深度就在表面。

嗜飲春茶者皆知,春茶之可貴在於成長期間適逢濃霧與春雨,使茶品格外清新;即使生長於中低海拔的茶樹,其茶湯卻擁有高海拔的品質。尤以清明前所採的「早春茶」(又稱「明前茶」,亦為茶農所稱的「俏冬春茶」)最佳,早春的日夜溫差與日照稀少,使其苦澀味較正期的春茶低,製作碧螺春與龍井的茶種,多屬此品。

 

而其實呀其實,

在「大寒」與「立春」之間,懵懂的「不知春」已前奏了早春茶的序曲,只是冷雨綿綿不知春,像傘下的過客,悄然來了又走。「雨水」過渡了「驚蟄」,春雷乍響揭幕萬物蠢動的儀式,春的模樣漸漸成型。

 

而其實呀其實,

春神來了茶知道,

只是雨深不知春罷了。

 

 

 

 

///

茶克拉曰:筆記茶感非為他人作嫁,純為個人喜好,搜茶探索之樂,或做一場冒險的自我滿足 ^^

 

 

 

    動物管理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