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氣球之約  

<紅氣球之約>
和她坐在二樓的木長凳上午餐,她剝蝦給我。一年多沒見,未盡的相見歡,努力想把細細數來似是無關的物事混搭快轉,像是連連看和跳格子般切換頻道。上課鐘響,快速的收拾便當,追著紅氣球跑,她說,來來來,那裡才是最棒的視角。

 

<通關覓瑜>
她聽她說我一會兒現身,靈通的找來仁波切加持的幸運環為我繫上。於是一撮人在場邊分食一口酥鬆餅,一面研究手環的綁法。前幾日他問我會不會去書展,我回問今年鬆餅的攤子還在不在,我能延續穿梭攤位接力喇賽游擊式餵食的模式,有一種上課偷吃東西咬耳朵的fu。但自去年開始,我覺得一口酥已經不那麼酥了,但願我餵養她的冰美式,味道還行。

 

<甜在心饅頭>
而原來我和另一個她,計畫了早午餐,前夜她說她得帶她的貓去捐血救另一隻貓,我覺她和她的白貓饅頭的大心真的好棒棒,我們後會有期的飯可以怯意的慢食,我也可以賴點床再赴紅氣球之約,但小娃凌晨五點多像是做了惡夢雙眼緊閉醒不來的大哭,將我們一日作息的指針調早了兩個小時。

 

<他們的名字>
出了捷運站,我買了四包喜憨兒手工餅乾。在書展的最後一天的不期而遇,我和他曾在總書記二手書店短暫的同事過,他的二手書的世界是挖到手痠仍深不見底的寶箱,他說一時喊不出我的名字,我說我剛生產完不久,記憶也有些衰退,若是喊錯,當作扯平,他為我減輕了一包杏仁片的重量;另一個他是十多年前在西門誠品的同事,四目相交了五秒之後,我順利的喊出他的名字,我為我驚人的記憶感到高興,於是給了他一包奶酥。

 

<勞動服務>
似乎每個好久不見所啟動的追憶歲月如梭都十分的勞動,那你還記得誰誰誰,有誰誰誰的消息嗎?像果汁機榨腦汁的運轉,按下終止鍵時,還會發出一點不甘心卡卡的聲音,說著,我在這裡站了多少天,鐵腿手疼的,體力已大不如前了。

 

手環  

全站熱搜

動物管理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