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    

 

啟程的前夜,牛車在室友下班途中熄火而進場維修,幸好不是在山行途中發生,他直說好運,心裡也覺得踏實。牛車今年十四十五有,陪我們上山下海走了許多路,十月至今已進出醫院四次,維修或換新有車門、皮帶、前夜的電瓶和馬達啟動器,還有昨晚的調溫器。

 

預計早上八點出門的我們,一陣蘑菇拖拉將近九點才上了高速公路,從棲蘭山一路陡上來到距離梨山四十五公里處的南山加油站,時間是十一點半左右,車子因為過熱熄火在路邊澆水冷卻,我們也就地吃了午餐,我和小黑流浪狗分食一只黑橄欖柺杖麵包,小黑喝完幾口室友杯底的豆漿,我又再倒了一點米漿,他興趣缺缺的走了。

修車中    

 

車子暫停在加油站旁,路人不約而同以「起溫度阿」(台語)給予問候和提醒仍然未減我們上山的熱情途中我想起數年前到新竹薰衣草森林,等待入園的大排長龍時,我的MP3響著梁靜茹的〈不想睡〉,於是立馬使用YouTobe搜尋回味了這首歌,歌還沒唱完,車子還開不到五公里就睡著了。

 

車子停在山路過彎的路邊,我們趕忙拿出後車廂的路障三角錐,就在室友吩咐我將三角錐挪靠路中央一點時,他因為心急不待冷卻就扭開了引擎前方的水箱圓蓋,當我回身走向他時,他已滿臉水珠額頭還微微泛紅,我趕緊拿出毛巾到道路對面的山壁用山泉水將毛巾浸濕給他冰敷,若不是薄霧水氣稀釋了水柱的高溫,鐵定就燒傷了臉。

迷霧車    山泉水    

再次等待冷卻的時間裡,室友和在桃園修車廠工作的叔叔頻繁的通著電話,叔叔還幫我們聯繫了宜蘭的友人,車子若還發不動就得請人來拖。還有四十公里才上梨山,「起溫度喔」已成了路人統一的問候語(台灣人真的好有人情味呀),有人直接就建議我們下山了。水箱仍像熱爐上的茶壺,壺口冒著滾燙的水氣,後車廂那罐常備的1500毫升自來水顯然不夠撐到下山,索幸就將車箱理擺放工具及雜務的大壓克力箱裝滿山泉水,兩人分頭聯繫民宿決定把行程挪後一週。

 

回程的路上,室友問我會不會覺得失落,我說我通常都是回到家才有感悵然若失,過程中我都十分的淡定,他又再說,不是想聽梁靜茹的〈不想睡〉嗎,我說我怕車子又再睡著,他說車子想睡就讓他睡一下吧!於是我用手機設了鬧鐘,每半個小時就讓車子喝水歇腳,穩定後再慢慢把時間拉長,兩個人繼續一路的哼哼唱唱。

 

˙

 

途中,一片白的割芒是此行的第一個景點。

草一    

芒草四態      

 

˙

 

下山後來到宜蘭市區室友突然說想吃吃看「一品香牛肉麵」,半路卻又被黃聲遠建築師所設計的「宜蘭社會福利館」吸引。

福利館  

黃聲遠深耕宜蘭,標榜的就是以不改變自然為原則,讓建築融入在地風景。他用一座橋將辦公樓與週邊的景物相連,走出辦公室就走進自然。翠綠的草坪公園和沉靜的湖面、從古式拱門的慶和橋延伸出去的棧道、穿越涵洞的自行步道還有垂吊在橋墩下的盪鞦韆,簡樸而日常的辦公樓立面,一洗官僚習氣,非常生活非常療癒。

福利館3  

陸橋的延伸      

 橋下的秋千    

 

˙

 

一品香自封為牛肉伴麵創始店,也賣湯品和小菜,簡單的桌檯一如老闆的親切自然。各來一碗壓驚的乾拌麵和湯麵吧!嚐一口湯頭走的是清新路線,別於一般紅燒著重藥燉口感的常態,味道也許不足深遠成為永久的記憶點,但隨和溫順的它是討喜的。牛肉拌麵外型普通味道卻很有亮點,那油膏裡發乎的香味有「我媽媽」的味道,叫人懷念起小時候半夜肚子餓,媽媽的油拌乾麵線和細扁麵的滋味。馬上放入下週行經宜蘭的口袋名單。

一品香  

 

牛車情緒趨緩而牛肉麵也成功達到壓驚的效果,時間來到傍晚五點半,室友提議要再去吃赤肉羹或愛玉,我才提醒他叔叔還在桃園等我們修車,牛車這才又急忙了起來……。

津津蘆筍汁      

 

˙修車工作直至晚上九點才結束,而我在那一個半鐘頭裡發現修車廠其實滿好拍的

修車廠02  修車廠03

 

 

    動物管理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