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  

(那時我剛從日本回來,帶了妳想要的木碗,約了早午餐後去拜四面佛,妳說要祈求父親身體健康)

 

我曾經說過妳是最像家人的朋友,我們無話不談,也曾各自牽出心中的野獸面面相覷。父親的重病奪取了妳的自由,卻也讓父女親情獲得重生。妳說不喜歡讓我看見妳的悲傷所以暫時不要見面,安慰從來就無法練習,感同身受更無法假裝。妳謝絕所有秘方,而我也無所擅長。

 

我就在妳公司附近的書店打工,幫妳看稿子可以藉故見妳,一頓午餐的時間對我們來說剛好。

 

這是八年的默契考驗,更是距離的實驗。

 

在這之前,兩個偽少女的午茶時光足踏台北許多的咖啡店,只要有甜點妳就開心,時常見面妳依然會準備伴手禮,妳說喜歡我迫不及待拆禮物時像個小孩,我的禮物對妳來說,總是充滿驚喜,妳喜歡收集可愛的瓶罐飾品,我想像老了以後我們可以擁有一家自己的雜貨店。

 

並不特別的一天,我收到妳寄來親手繪製的明信片,上面寫著謝語和祝福,我知道妳把我放在心上,該說感謝的人是我,謝謝妳讓我們找到一個舒服的距離,一個不覺打擾的關心,身為朋友可以不用因此感到擔心和焦慮。

 

維持著午餐的匆匆時光,有時妳也會禁不住眼淚打轉趕緊轉移話題,小禮物就像魔術,在談話的尾聲讓我們變身開朗走出店家大門。

 

明信片  

 

一來一往的明信片就像逗點,生活的長短句仍要繼續。

 

妳的父親在勇敢對抗病魔的十個月後離世,我們不再寫明信片了,妳淡然的說,父親不用再受折磨了,妳的時間也自由了

 

有時擁抱比等待容易 

妳的心自由了嗎?我想和妳見個面。

    全站熱搜

    動物管理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