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飲成三人    

是我想念碧螺春了!

下筆前又再溫習了茶乾的氣味(只嗅不飲),鼻子的絨毛顯示「海苔」反應。搜羅網站有綠豆、蔬菜、栗子等多樣層次的形容,海苔是其一。

001-碧螺春

我曾經在寫茶時,使用自創的新詞而被糾正,於是納悶循往前人品茗於眼、鼻、口的標準,原點來自哪裡?何以形容老茶定要使用「木質」或「梅子」字眼?這或許和星座(龜毛、浪漫、理性與感性……)、血型對應的統計和(刻板?)印象有些相似?!

至今,我未能精準地形容碧螺春,在茶葉漂浮與感官交疊出現模糊地帶,所變化出的邊緣字眼,正是此品的夢幻所在。不似鐵觀音直覺式的衝擊再繼之的迂迴流轉。碧螺春的深度就在表面。

005-2   

夏茶的提案,茶之戀味是其一,儘管不玩味茶席擺設,即使只能淺嘗而止。許久沒能和室友愜意的在家沏茶,如今還是「對飲成三人」。

*

夏天的室友奔忙如鬥牛(不免又想起因天熱無法泌乳的母牛),連日加班晚歸,夜半挑燈書房做簡報,整月只休二至四個週日下午,還得從中挪出空檔陪我接案拍照。

三月時的荳荳還只是二公分不到的小芽,帶著強而有力的心跳陪我採訪、看稿、寫字,也同我和室友一起走入鍋碗瓢盆的圖文世界。隨著孕期體力的消長,至今也斷續完成了十個餐桌任務。

過去室友曾與我走過幾個校園和藝文展覽現場,人物或藝文創作本身即有表情與溫度,寫字和圖像對應單純;器皿也有其個性,但佈局想像得自行模擬:以家為場景可以創造多少可能?

實作的過程磨合彼此默契也考驗脾性。和室友與擔任業主窗口的高中同學成了工作夥伴,在愛情與親情之外,看見對方另一種身分的模樣;在友情往來中,問候彼此的生活近況。

這樣生活與工作密合的種種場景,與在肚子裡跳舞、散步、游泳的荳荳形成了平行時空,是否,她能記得多少?於是在此輯的撰稿中,「假公濟私地」、「巧巧地」置入「對飲成三人」的影像,大方的留下壓軸紀念。

009  

 

攝影:jeff牛/企劃&文字:smallyu
季夏佐茶駐顏春光——茶與器の戀
http://fujidinos.pixnet.net/blog/post/43133029
work date @ 2016.06.26 /荳荳25W+2

 

【小小回顧:我親愛的茶克拉】

去年入秋的茶席課

茶課  

自製茶帖

茶帖  

我的茶傢司

茶傢司   

樹下擺席

IMG_8370  

IMG_8296  

登五分山泡茶

山中泡茶  

 

    全站熱搜

    動物管理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