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9407  

▲動物亂入「TAI身體劇場」(猜猜我是哪一位)

埋首兩日才交出國藝會(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TAI身體劇場」兩千五百字的採訪稿。從紙上擬稿、線上編打修潤、聽錄音增補重點,前後翻修了三個版本,因為截稿不得不停筆,極為慎重的交出還算得體的一篇給自己打了七十五分。

不知是近來接案類型較多元,動靜交織也有舟車勞頓,昨夜交稿之後,身體疲累,思緒也沒能好好沉澱,今早起身卻有惆悵之感。但中午得趕赴政大後山進行「創立方」的採訪,訪談的條理竟和混亂的愁私交雜,低潮來得好不是時候(結束後心田似有一畝平靜,這就是所謂的「春風化雨」嗎)

寫下來,別去想,讓情緒先有出口,按下暫停,將有待歸整的課題寄在這裡。因為夾在後天採訪的空隙,明天得完成七萬字的編輯校潤,無縫接軌而無以抒情,停擺多時的「春之藝廊」畫作文案,也只能暫擱一旁。

SOHO工作時間成本最是要緊,卻也最難控管,特別是像我這樣還在起步的無名小卒。

採訪工作需媒合自己與受訪者的空檔,約訪前要先人肉對方再提訪綱,儘管訪綱多麼嚴密,若是下午採訪,上午仍會無止盡的搜查(所以神經質如我,最好都把採訪排在上午),加上交通往返,一天半日就這麼去了;編輯工作就更加細瑣,要擺平的人多,作者、出版社、排版、美術,甚至攝影,被一本書綁架至少兩個月起跳,停擺拖上一年半載的也有(我的腳邊就有三本已經睡了八個月之久,放愈久愈怕他們醒來

接案無以避免意外,也有合作關係的未來考量。比方,因寫手難產擱置泛黃幾近回收深埋的書稿,忽然在稿擠的時候出土來湊熱鬧,仍是得趕。自編輯開始與稿子交心,和筆者共識之後,彼此就成了生命共同體,期望的進度仍是要走(雖然早就延書了不是),不會因你的忙碌而暫緩(就像上班族有故請假也不能放肆,年假額度也有限制,除非打算炒業主魷魚,甚至撕破臉,而你可以灑脫道義,不怕圈子小,自信有更好的去路。也許也沒那麼嚴重)。另一種「亂入」就是「新業主的恩賜」,忙的是自己喜愛之事,你不想有「錯過一次,以後不再」的遺憾,所以開心的讓他插隊。「TAI身體劇場」就是。

以上兩個意外,就是我讓家人嘮叨,太常請假不回家吃飯的原因(所以別太想我,媽媽)

很多時候,自己錯估的可能不只是腦力(攸關心緒)、筆力(不關「比莉姐」的事,主要還是領域涉略的深淺,簡稱「專業」),而經常忽略的是「體力」。

四至八月,我為資策會「18/30網站」撰稿,一共採訪了十三位青年創業代表,各行各業都有,於「產業和人」的領域拓展,收穫很多,練習回應也練習傾聽。這個月將完結今年度的最後三位,合作關係就暫告段落。由於18/30的「故事」設定為第一人稱書寫,分享創業的酸甜苦辣,其中依分類還必須嵌入所屬關鍵字和意涵(限制很多),時常在訪談後發覺,分類設定並不那麼適切,回首來時路也出奇的雲淡風輕,完稿後再經受訪者審核,部分訪談時的內容偶會被刪修,那往往被私藏的,就是資策會希望我增補的部分,而網站標榜「無採訪」的「真實」(從來沒有受訪者一開口就知道要講什麼呀),作者也掛名受訪人,我的角色就變得很模糊,毫無觀點可言。慶幸的是,倒數的幾位受訪者都算有趣,後天的「黑后風華」談的是彰化二林的葡萄酒莊,受訪者盛情邀約共進午餐,應該可以喝到美酒吧!另外也恭喜我將有好一陣子,不必為了「無採訪的真實與否」(沒有靈魂就別硬來)跟自己打架了!

最後,讓我躺一下)):明天會更好!

曬身體    

▲慕谷慕魚曬身體

文章標籤

動物管理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