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撲  

 

去年十月離開辦公室之後,我在痞客幫註冊了動物園,卻一篇文章也沒寫,空白無聲了大半年。

 

直到今年六月的一個早晨,我坐在樹下的石凳上等垃圾車,看著對面彷彿無憂的老人與外傭,或坐或站的交談或只是發著呆,相較於他們,我的年輕和我的無所事事,顯得十分突兀。

 

拿起了手機拍下這個從容悠悠的畫面,照片裡浮泛著一層白霧的暑氣,我寫下了〈等待愛麗絲的早晨〉,同樣也是等待晨之美招牌漢堡的早晨。

 

當時,我正在爭取一個新的提案,一個我所未知的領域。對方和我說,他們需要一個更多產的寫作者,從那天起,我便以平均兩天一篇的速度,從既有的短篇小說,後來也開始寫起遊記。我的室友從此不再只是虛實參半的小說中的一個匿名,也是日常生活中的真實存在。動物園裡也不再只有動物,還有幾個和我一樣,喜歡「臉消威」的外星人。

 

這樣漫無目的的塗塗寫寫,也許對接案一點幫助也沒有,但覺得自在而暢快,極為精實的美好。

 

時間如常的倒數計時著,恣意而略帶慌張的來到七月半,我開始了為期一個月,每天為旅行社的網站寫稿的日子,一路從上野公園賞櫻、東京香蕉、明志神宮新年參拜……兩國國技館相撲賽、淺草寺人力車……寫到韓國SA酒店。在寫稿之餘,維持著那極為精實的美好(腰酸背痛),室友也十分盡責的扮演著催稿的角色(:你的綠島遊記到底什麼時候寫完阿)。

 

然而截稿之後,思路也彷彿失去了節奏,倘若大腦的記憶區是一台電腦主機,交稿就像抽取了其中一個驅動軟體,開機的畫面常是滿目亂碼,滑鼠不聽使喚,網路也時常斷訊……。我時而空白時而混亂,新的挑戰卻已悄然的湊過身來。

 

接案生活像是職涯的縮影,不斷在換工作,面對轉職的抉擇,多數的時候,我無法預期我將遇到什麼樣的開始與結束,一無所有也是常有的事。可喜的是,每一次的挑戰都使人快速成長,在挫折中更認識自己。

 

然而軟弱如我,總是怕煩怕困難,總是一不小心就亂了步伐。

 

今天的早餐時光,我在《Cheers》雜誌上讀到一位二十四歲的女孩說的話:如果年輕時就選擇保護自己,不去承受還可以承受的一些微小責任,那等年紀大了,只會更逃避。

 

是的,剛出社會的我們確實比現在無畏多了。

嗯,繼續加油,今日,畫一個相撲來集氣吧!

 

 

    文章標籤

    相撲 SOHO 接案

    全站熱搜

    動物管理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