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的孩子_美人魚    

 

村上春樹所認識的善也,在一家專出有關海外旅遊書籍的小出版社工作。他的母親和沒有耳垂的醫生在萬全的避孕準備之下懷了他,沒有耳垂的男子因此認定善也的母親同時也和其他男人交往,男子一走了之後音訊全無。母親忠貞的認為這是「上方」的旨意,作為「父親」意義的「上方」,在教義中稱之為「神」。

 

沒有右耳垂的男人,可能是善也的父親,或也許只是湊巧遇過幾回的男人。善也一路尾隨著他,穿過僻巷鑽過迎面眼前鐵絲網似乎刻意撬開的洞口,廣闊的原野是一座棒球場,男人在銀色的月光下消失無蹤。善也於是站上投手丘,雙手貼耳向上延伸,旋轉手臂挪踏雙腳,仰望月空悠悠流雲,呼吸著風吹草動,一個人跳起舞來。

 

˙

林山鼻   

 

 

 

 

 

 

 

我們從麟山鼻旁的小路逕走直上,路旁多了一塊漂流木厚片,狀似中醫診所華陀再世的扁額。沒有上亮油,彩虹為底的白色箭頭有浪的青春有海的滄桑。

三年前到處亂走的冒險,像是發現桃花園的驚喜,林老伯以漂流木搭建而成的兩層樓屋,除了漂流木別無其他,沒有牆壁的「屋」尚可遮風擋雨,又或稱為「亭」更為貼切。漂流木作成的桌椅可以應付起居,可以午睡可以發夢,也可以烤肉。

三年後再次來到這裡,一樓多了沙發和一只冰櫃,木桌上瓶罐飲料和麥當勞的紙袋與漂流木相應之下顯得俗世,沙發上披披掛掛有衣物和沙灘戲水時使用的大毛巾。二樓是沒有天頂的平台,圍了低矮的L型木柵欄,柵欄上曝曬著草蓆。看似二十出頭的少男少女倚著欄杆點煙或只是發呆,比基尼裝扮相襯黝黑的皮膚,充滿夏天氣息的青春胴體。一身排骨的赤膊男有著天生曬不黑的白皙,按壓了手提音響的電源,點播了電影《少年PI的奇幻漂流》的主題曲,他將身體整個平鋪在水泥地上,想像水泥地上隨手塗鴉的圖騰也跟隨海浪漂浮。

林三鼻    林三鼻  

 

比基尼小妖說林老伯的民宿有在出租,她們就住在漂流木屋旁的水泥屋裡,樓下的蓮蓬頭沖水一次十元,買冰淇淋的話可以免費沖洗,冰淇淋有蜂蜜跟香草兩種口味,我們各點了一球,走上二樓的天台,席地而坐等看夕陽。

 

小妖一手俐落地捲收曬好的草蓆,一手指向對面的防坡堤,她說那裡可以看見最美的夕陽,是很ㄎ一ㄤ的那種,大概是很頂級的意思吧,一夥人跟著吆喝,精一般迅速的沒了身影。

 

無人的天台上,我們模擬著大字型的排骨男,將自己服貼著水泥地想像漂浮,閉上眼睛,大口大口的深呼吸,睜開眼睛,吐出一圓大火球。艷紅的火球即將沒入海平面,防坡堤上追日的小妖們,孩子般搖擺舞動的身姿,逐漸緩慢了下來,在晚霞橘紅交會的瞬間發出光暈,模糊的魚形滑溜而纖細的影子,拋物線式的躍入海底,橘的紅的映襯出魚鰭樣的透明輪廓。

 

 

    動物管理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